《守望先锋》联赛费城融合队EQO:实力不介意让你变得伟大

  • 时间:
  • 浏览:58

  2017年底,期待已久的《守望先锋联赛》在伯班克的聚光灯和主题曲中盛大开幕,来自于世界各地数十个国家的上百名选手成为《守望先锋联赛》最耀眼的主角,登上世界舞台。

  他们之中不乏有成名已久和荣耀加身的选手;绝大多数选手来自于韩国、中国或是欧美地区电竞发展逐渐成型的国家;或者通过在OC、APEX或者OWPS等地区联赛大放异彩而被《守望先锋联赛》选中。

  以色列选手EQO是这些人中特别的一个——NOMY来自墨西哥,HYDRATION来自巴西,IREMIIX来自波多黎各,这些选手和EQO一样来自没怎么出过电竞明星的地区,但他们都曾为北美豪门俱乐部效力,和其他电竞强国的选手在诸多比赛中同台对抗,并因此成名,最终获得《守望先锋联赛》资格。

  唯有EQO成长于以色列本土俱乐部,在加入费城融合队之前,他的职业生涯几乎都在Zengaming eSports渡过,这个时期的EQO还是一个无名小卒,没有太多比赛经验,也没有展现自己的机会——直到去年十一月他被费城融合队找到,EQO慢慢拭去金子上覆盖的灰尘。带着对新人的期待和对以色列的好奇,人们开始关注这个陌生的ID。

  最接近上帝的城市

  

  以色列是一个在巴勒斯坦境内建立的犹太国家,西临地球最古老的海,地中海,北接地球海拔最低点死海。

  “在那些岁月里,有的时候,是炸药、兵器和鲜血改变了它;有的时候,是漫长的世代传承,是传唱的歌曲、讲述的故事、吟诵的诗文、雕刻的塑像,改变了它;有的时候,是几个世纪以来模糊的例行其事的日常家庭生活,就像缓步走过回旋的阶梯,而后突然越过邻近的门槛,或是像不断打磨粗燥的石块,直到其平滑光亮为止。”

  英国作家西蒙?蒙蒂菲奥里在《耶路撒冷三千年》中将耶路撒冷的历史诉说进战争、宗教、艺术和日常生活中。耶路撒冷像一块神秘的磁石一样,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朝圣者,在经过各个宗教和国家几千年的争夺后,耶路撒冷这座被认为是“离上帝最近”的圣城被分为东西两部分,西耶路撒冷被正式确立为以色列的首都。

  历史的纷争同时为以色列留下了无数文化印迹,耶路撒冷,海法和特拉维夫都有建设完善的艺术馆,藏有珍贵文献《死海古卷》以及其他的大量犹太教和犹太人艺术品。傍晚时分,临近落幕的日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笼罩在橄榄山和大卫城塔,铺在石板街道和民居墙壁上,温柔如天堂的圣光让人暂时忘记尘世的纷争和硝烟。

  窄巷里有几个年轻人嬉闹着在昏黄的灯光下踢足球——这是以色列最流行的运动项目,1922年成立的足球协会是以色列最早成立的体育组织,它资助了以色列超过500支球队,拥有15000名运动员。

  近年在以色列,网球和篮球也逐渐受到人们的热爱。2010年,以色列赛事行业内的知名人士成立了以色列电子竞技协会,致力于举办各类国内电子竞技赛事,推动电子竞技成为以色列国家公认的体育赛事,与此同时以色列成为IESA(世界电子竞技协会)43个成员国之一——虽然受限于男性服兵役的义务和犹太教重在参与的传统精神,但以色列年轻人对于竞技体育的热情却不会因此冷却。

  守望守卫者

  

  2016年在《守望先锋》正值人气巅峰时,几名以色列选手组建了第一支本土《守望先锋》队伍 Team Guardians,意为守卫者们。同年12月底,x4ckers签下了整支Team Guardians开始在欧洲地区的比赛中露脸。没过多久,x4ckers的六名以色列选手全员并入Zengaming eSports,成为以色列最强的《守望先锋》职业队伍,在欧洲杯赛和月赛中取得名次。

  17年6月,Zengaming参加了OC第零赛季欧洲赛区的比赛,但在和欧洲豪强Misfits的较量中还是败下阵来,止步小组赛。尽管如此,Zengaming作为全以色列选手的队伍仍然承载了当地《守望先锋》粉丝全部的期望,7月Zengaming为了增强实力引入原韩国队伍Mighty AOD教练Arachne。

  2017年5月,《守望先锋》正式公布当年世界杯的参赛队伍——与上一年由暴雪直接提名不同,这一次的参赛资格将由该国天梯前100名的平均分数来决定,排名前32位的国家将获得参赛资格。以色列以4007分排名第22进入2017世界杯,这也是他们二度出现在《守望先锋》的世界赛场上,不负众望,这一次Zengaming全员代表以色列出战。

  赛前,刚刚加入Zengaming不久的经理DangerZone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说也许人们会觉得以色列的队伍在面临大舞台是会感到紧张和害怕,但实际上选手和队伍都信心十足,“我们最大的对手就是自己,我们相信我们有机会去战胜对手,唯一的挑战就是如何在比赛中发挥出我们真正的潜力。”

  “这个问题我不想仅仅去谈论《守望先锋》,”当记者问到《守望先锋》在以色列的发展时DangerZone面露忧色,“在以色列,所有电子竞技项目其实都不常见,没有被大众真正支持过,比赛的奖金也少之又少。

  Zengaming eSports实际上是以色列第一家专业的电竞组织,我们也正在尝试改变以色列的电竞环境。我相信以色列也有很多极富天分的电竞选手,如果这次世界杯我们的选手能在世界上获得关注,我相信(以色列的)人们会更加认真对待电竞项目和比赛的。”

  虽然最终的比赛不尽如人意,以色列还是倒在了欧洲预选赛上,但这一次“虽败犹荣”这个词绝非借口,而是显得格外令人信服——以色列在小组赛中以绝大优势战胜比利时,又将德国队拖入第五局。更重要的是,加入Zengaming不久的EQO第一次在世界舞台上开始获得人们的关注和认可。

  平民英雄之路

  

  2002年,年仅三岁的EQO跟随家人从哥伦比亚移民到了以色列。EQO在以色列的新生活并不容易,一家人依靠父亲的体力劳动维持生计。身处异国他乡的EQO不得不努力适应陌生的环境,去学习新的语言、认识新的朋友、接受新的生活方式。但生活的磨难对他来说还远不止如此,几年后和EQO关系最亲近的父亲因为疾病去世——也是因为这件事,让EQO真正点燃了去实现梦想的决心,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你要做自己最爱的事,这和钱无关。”父亲曾意味深长地教导EQO。

  然而就算是打游戏,对身在以色列的EQO来说也并非易事。在正式进入职业战队之前,他甚至没有一台自己的高配电脑,然而他还是在组装电脑180延迟和和30帧画面的“拖累”下将三个《守望先锋》账号打到了服务器前十,他真正意义上将自己的水平在最差的条件下发挥到了最佳。

  2017年3月,EQO被招入了由原TSM《守望先锋》选手组成的北美战队complexity,然而好景不长,在仅仅随队参加了PIT和Rivalcade之后,同年5月complexity宣布放弃《守望先锋》分部。北美赛场上的战斗戛然而止之后EQO辗转选择回到了以色列本土队伍Zengaming eSports,这时的Zengaming刚刚将原ex-x4ckers收入麾下,作为一家专业电竞组织正准备在以色列一展身手——Zengaming和EQO此时正需要彼此。

  Zengaming eSports虽然因为缺乏比赛和人才资源,始终没能在欧洲赛区打出成绩,但作为以色列顶尖的守望先锋战队,它将自己的六名队员带上了世界杯的舞台,这对于以色列的选手来说无疑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好运不断,在《守望先锋联赛》队伍公布不久之后,EQO被费城融合队发现并给了他一个试训的机会——意料之中,EQO用自己踏实诚恳的态度和精彩绝伦的操作给了教练组一个惊喜。主教练KIRBY对这位来自“无名小队”的“无名小卒”评价很高,认为他的实力超过了早已成名的选手,他需要的只是一次在顶尖战队亮相的机会,而后来费城融合队仅仅通过四天的观察就决定给他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

  但实际上即使在顺利获得费城融合队席位之后,EQO也难以一夜成名,在费城融合的主力名单里,同样作为C为的世界知名源氏选手ShaDowBurn像大山一样“死死”压着EQO,在第一阶段的比赛中他连一次登场的机会都没有拿到,观众甚至难以知道这位选手的存在。

  但冷板凳席位的EQO并没有因此泄气,相反他更加刻苦的努力磨练自己,终于在第二阶段他拿到了上场的机会,无论是花村出神入化的源氏,还是直布罗陀惊为天人的麦克雷,EQO迅速用自己的英雄池和技术征服了观众和队伍,最终在第二阶段后期成为费城融合队稳定的主力选手,与此同时费城融合队也渐入佳境,最终以3:2战胜劲敌伦敦喷火战斗机队之后成为第二阶段的头衔赛亚军。 如果要细数“平民英雄”,EQO大概算得上一个。他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瞩目的舞台,甚至在最初没有一台合适的电脑;不会自我推销,也算不上能说会道,似乎还有些羞涩。但游戏和竞技世界向来都是人人平等的,就像帕西法尔一样,没人在乎他的出身,没人介意他住在哪里,没人追问他曾从事什么。最开始,游戏的源动力就是兴趣——电子竞技在任何地方,任何热爱游戏的角落都有可能拥有一片沃土。只要你拥有赤诚热情和绝对实力,它便不介意让你变得伟大。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守望先锋专区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猜你喜欢